醫保費用控制企業的改革與不變

“騙保”是一個世界性的問題。在此之前,美國已經發生過涉及數億美元的保險欺詐案。在以醫療保險為主、商業保險為輔的國內醫療保障體系中,醫保基金的運用也是一大監管難點。自2018年國家醫療保障局成立以來,醫保基金監管成為一項重要任務。隨著騙保手段的升級,醫保局打擊騙保的力度和技術也同步加強。2018年底沈陽特大騙保案發生後,國家醫療保障局局長胡景林明確指出,要把打擊騙保作為醫保工作的重中之重,決不能讓醫保基金成為新的“唐僧肉”。並用好“三件事”:用好舉報獎勵制度,用好現代信息技術,用好第三方力量。同時,隨著涉及醫保收費管控的各級政策文件頻頻出台,信息化智慧監管成為當前工作重點。

雖然購買自願醫保後可獲扣稅,但消費者不應僅僅為了自願醫保扣稅便轉至。投保醫療保險是為了醫療保障,比較產品的保障及保費十分重要。在醫保控制費領域,一些主打醫保控制費的醫療信息企業脫穎而出。較大的市場包括估值88億美元的平安醫療科技、市值100億元人民幣的000503.SZ,以及600718.SH、300168.SZ和威寧科技等公司。BAT後來居上,非常重視這一領域。阿裏巴巴旗下的支付寶和騰訊去年也參與了國家醫療保障局的信息招標。醫保智能監管概念從2012年提出至今已有8年,其間經曆了探索、起步、發展、最激動人心的部分和回歸理性的過程。由於涉及醫療和醫保,特別是涉及醫學知識庫的建立,需要一定的專業性,導致准入門檻高,涉及的公司不多。雖然現有的公司在同一賽道上競爭,但它們都有自己的優勢。

有業內人士認為,隨著國家醫療保障局的成立,醫保支付方式改革後,單純的醫保智能審核作用將逐步降低,醫保可控收費將轉型為多模式綜合可控收費體系。即宏觀與微觀相結合、醫療服務行為與成本相結合、醫療質量與醫療成本相結合、線上服務與線下服務相結合、醫保與商業保險相結合。這將徹底改變醫療保險的成本控制模式。所有的醫療保險成本控制企業都必須適應時代的變化,改變過去單一的成本控制模式,才能生存和發展。

相比之下,平安醫保科技目前產品線更豐富,覆蓋產業鏈更廣。2016年9月,平安醫保科技以醫保和控管費起家,從平安養老保險事業部孵化出來,成立了一家新公司。如今,已經全面實現了為醫保、商業保險和醫院、醫生、醫藥提供系統、服務和數據賦能。而且不同於以往一些孤立的信息系統,平安醫保科技目前打造的智能監管產品體系,實現了醫保局端的縱向覆蓋,對兩家機構和參保人醫療全流程的橫向打通。

相關文章:

你的醫療保險可能支付得不夠多

醫保個人餘額用完後,醫保還能報銷嗎?

居民醫療保險和職工醫療保險可以互換嗎?

支付等級主要分為兩類

員工的醫療保險可以單獨退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