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會不會失去公務員的鐵飯碗?

大概是1998年左右的失業潮,嚇人到很多中國家長都極力把孩子送到國企和公職去找鐵飯碗,甚至花幾十萬去信任人,但國企的鐵飯碗並不光鮮,甚至單調乏味,到處人浮於事:我們沒有具體的KpI指標。我們不能真正寫代碼、制造、銷售產品等等,只能喝茶、讀報、培養直系族。人際關系亂七八糟,生活可以說是鬥個不停。比如,一些戶口處每天都要加蓋印章,一些交警經常要在路上張貼命令。

還有使館工作人員,也就是不斷提醒前來辦理簽證的人:不帶手機,不帶打火機。說白了,這些任務大多只需要單一思維,非常符合自動化、人工智能的應用方向。例如,只有無人機可以張貼道路罰單,移動的發聲機器人可以取代整個大使館的指導人員。沖壓機器人發展得更好。在科技方面,大量公務員的工作可以被人工智能快速替代,比流水線工人、快遞員、服務員等基層工作更容易替代。

但問題是,公務員自然離“權力中心”很近。雖然世界各地的管理機構臃腫低效,有些部門簡直怨天尤人,但大家都知道,世界運行的邏輯不僅包括科技,還包括權力、制度和深層次的人性問題。公務員的工作碗如此複雜,打碎公務員的鐵飯碗是AI的一項系統性任務。

此外,更現實的問題是,公務員工作穩定性高,但整體收入不高,無法支撐更體面的生活,而且因為沒有實際的KpI,工作人員的工作技能有限,不敢離開。畢竟,他們無法應對外面殘酷的世界。如果鐵飯碗被AI砸了,公務員可能無法生存,甚至可能造成小范圍的社會不穩定。簡而言之,AI取代公務員只是時間問題,但這段時間可能會因為“人的保護”而變得很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