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試改革一直在進行

眾所周知,中國的各種教育問題不是單純的教育制度和觀念問題,而是深層次的社會文化問題,是教育社會文化問題的反映,不能簡單地歸咎於教育界的無能。不久前,紐約市教育署署長前往該社區,會見了兩批抗議者,主題都是一樣的:取消紐約市最好的九所特殊公立高中(SHSAT)入學考試。紐約市目前的計劃是將考試錄取改為配額錄取,從明年開始,20%的所謂弱勢學生,三年內將拉美裔等少數族裔學生的比例提高到45%。

反對取消考試的人大多是亞洲人,他們主要是中國人,理由是這是公平的。他們認為錄取考試比較公平。正是通過這次考試,紐約最好的九所公立高中中的大多數亞裔學生都是華裔。

那些支持取消考試的人也是公平的,主要是西班牙裔和其他族裔,他們認為以考試作為錄取標准是絕對不公平的,因為大多數學生都是亞洲人。甚至有人說,華裔有錢上輔導班是不公平的,但我們沒有錢。的確,隨著華人移民的大幅增加,紐約的輔導班數量也大幅增加,主要集中在日落公園和法拉盛,這兩個地區基本上都是華裔美國人聚居區,而這些輔導班的核心內容之一就是這9所高中的入學考試。

這讓我想起了過去的曆史。100多年前,美國大學與今天中國大學錄取的大學差不多,學術成就是核心。最終的結果是,勤奮和聰明的猶太人占據了美國最好的大學,特別是常春藤盟校。當時,猶太人在今天的美國還沒有那麼重要的地位和影響力,常春藤盟校是私立大學,需要社會捐款。因此,這些名校開始調整招生規則,以遏制猶太人占領常春藤盟校的趨勢。其核心是取消按年級錄取原則,增加家庭背景、特殊愛好等其他因素。經過近百年的演變,這一變化已經發展成為我們今天所看到的綜合評價的多重錄取。從功利的角度來看,某種程度上說,這個綜合評價其實是評價未來最有前途的人,而不是最好的學習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