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旅遊夢重回麗江

有這樣一個地方,你會順著風向,不怕吃苦,翻山越嶺,風塵仆仆來到她身邊,走進她的心裏,在她的靈魂深處打個盹,發呆,療傷,這個地方就是麗江。又到了春天,鮮花點綴著四月的世界,看麗江。曾經以為,麗江會永遠靈動美麗–清新典雅的大雁古城、一年四季不融化的玉龍雪山、流淌的烏龍潭水、清澈溪流中的青草……。還有那些簡單而醉人的東巴動作!不過,一切似乎都在改變她的樣子,難道時間真的是那麼殘酷,在起到治愈作用的同時,也會讓所有原來的人都是荊菲。

在大雁古城,你可以住在一家面朝水的客棧裏,在鳥鳴中起床,推開吱吱作響的雕花木窗,新鮮的空氣就會撲面而來。早餐後,在溫暖的陽光下,喝杯茶,或啜飲咖啡,看看你最喜歡的書。中午,沐浴著春風,圍著五顏六色的圍巾,走進古城的小巷,與數百人擦肩而過,享受著獨特的寧靜與寧靜;疲憊,在涼爽的柳枝上,望著碧藍如洗的天空,靜靜地聽著清澈的流水,享受著市場的節奏;餓了,在四方街吃一碗雞豆冷粉或麗江便便;到了晚上,數著星星,在紅燈籠的客棧裏聊聊事情和生活。當時的偉大研究真的可以讓人忘記這個世界,忘記他們的煩惱,忘記一切!

大雁今天怎麼了?曾經潺潺清澈如玉的烏龍潭,去年再次幹涸。如果麗江沒有那冰天雪地、碧波蕩漾的水,那麗江又叫什麼呢?九曲返還的泉水漸漸渾濁,流入古城的水量迅速減半;古城入口處的水車疲憊地轉動,卷起的不再是白色的浪花;掛滿風鈴的許願亭承載著太多遊人的心願,擠滿了人們的視線,春風吹過的地方,風鈴響起的地方,不知把人們的心願吹到哪裏……。十年前,演奏東巴音樂的八旬老人大多已經過時,取而代之的是充滿商業氣息的滾滾聲響;縈繞在咖啡館、咖啡廳的不再是柔和的輕音樂,而是一次次流浪歌手的悲傷之聲。古城的小巷裏人頭攢動,喧鬧熱烈;優雅和寧靜不複存在。當我再次漫步古城時,我迷失了方向,不知所措。那曾經讓人顫抖的大雁清流,獨特的韻味,精致的氣場,哪裏有不同尋常的感覺?是不是都被如枝這樣的遊客帶走了?他們都是被真誠的時間偷走的嗎?還是被人們日益增長的野心所踐踏?

在耀眼的陽光下望著玉龍雪山,春風剛過,山峰赤裸,帥氣的臉龐顯得那麼憔悴滄桑。你到哪裏去了一年四季不融化的雪?一邊扣人心弦,一邊歎息,一邊悲傷,我在尋找。只是,現在只剩下素顏的蜀河鎮了,還是原來的樣子!最接近天堂和夢想的地方讓我和我的三位親戚在這個春天和這個四月的日子裏與她親密接觸,享受她的美麗,她的優雅和她的懶惰。

這條河的美是如此的美麗,以至於它是天真的,讓人說不出話來!天空蔚藍,清澈透明;一座青山,綠色春風;九鼎龍潭,冰清玉潔;三口井,清泉湧動。木屋、古色古香的小巷、光滑的石板、馬背情侶、浪人歌聲、非洲鼓點,都在三三兩兩地向路人詮釋著她的清新優雅,講述著她的故事和感受。每一個來到蜀河的人,此時此刻都能見到真實的自己、真實的風景、真實的生活。忘掉那些容易著涼的煙花,容易辨別的人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