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聲書VS電子書之戰誰能笑到最後?

上次打車回家,發現胖胖的司機正在津津有味地聽著魔術大師的有聲讀物!聊天時,他長篇大論地說自己有多喜歡魏武彥和藍機,甚至看了陳苓三遍。當時,我意識到,也許對很多人或職業來說,有聲讀物是一種不可或缺的休閑娛樂形式。雖然我對有聲讀物不感興趣,但我包裏的Kindle是閱讀電子書的主力軍。也許是在不經意間,有聲圖書和電子書發起了一場爭奪我們的耳朵和眼睛的戰爭!

以有聲圖書為例,相關熱點話題的閱讀量往往在數百萬甚至上千萬。例如,“磨香銅魔”有聲讀物#的創始人在微博上的閱讀量已經超過了1600多萬。另一條讓有聲讀物從業者興奮的消息是,這位90後有聲讀物主播出現在福布斯#上!這意味著有聲圖書是一個繁榮的產業,可以真正創造財富。在喜馬拉雅山的應用程序上,很多有聲書往往可以輕松播放數百萬,數千萬,甚至數億!這無疑表明了人們對有聲讀物的極大熱情。

與有聲圖書這顆冉冉升起的新星相比,電子書的受歡迎程度並不遜色。僅在微博上,電子書這一熱門話題的讀者人數就輕松突破了1000萬。根據極光大數據發布的統計數據,去年7月電子書應用的用戶數量達到了3.34億。京東發布的“2019年閱讀報告”顯示,電子書銷量同比增長超過140%!不難發現,雖然互聯網上的休閑形式多種多樣,如直播、短視頻、影視、遊戲等,但“閱讀”仍然是人們增加知識、緩解壓力的重要方式。有聲書和電子書更易於傳播、普及和使用,已成為重要的“閱讀”渠道。我相信,在你的業餘時間,你一定會閱讀各種各樣的“網絡清新文章”,靈魂雞湯或專業書籍等等。有聲圖書和電子書都指向了公眾的閱讀需求,但這並不意味著兩者可以“和平共處”。正如郭德綱所說:“同輩是敵人。”因此,有聲圖書和電子書之間也存在著競爭關系。他們一個似乎是在爭取人們的耳朵,另一個是占領眼睛,但本質上他們是想搶占公眾的時間和注意力。

為了實現這一目標,有聲圖書和電子書也盡了最大努力。例如,有聲書雖然起步較晚,但其編輯和配音正變得越來越專業,用戶的收聽體驗與以前的“冷感”相比有了很大的提高。這促進了有聲讀物成為新的風口,使更多的用戶願意接受它。電子書繼續擴大版權的邊界,排版變得更加優雅和易於閱讀。同時,相關設備和App也在不斷優化筆記、書簽、分享等功能,使電子書的閱讀體驗更好。

隨著有聲圖書和電子書的不斷演變,戰火也在熊熊燃燒。目前,有聲書可能會以一種更舒適的閱讀方式占據上風。根據德勤的年度技術和媒體趨勢預測,2020年全球有聲圖書市場將增長25%,達到近40億英鎊(363億元)。與此同時,該報告預測,有聲圖書的銷量正在迅速增長,預計將超過電子書。以美國為例,作為全球最大的有聲圖書市場,到2023年,美國有聲圖書的銷售收入將超過電子書。在中國,有聲書越來越多。當然,無論有聲書有多強,電子書都不會“死”。畢竟,眼睛帶來的閱讀體驗是不可替代的。有聲書和電子書實際上只是“取悅”不同的感官。無論你選擇有聲讀物還是電子書,只要讓自己開心地閱讀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