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哲學方法論的指導下

從“作為藝術的攝影”到“作為攝影的藝術”的轉變,僅僅是從一個簡單的美學角度到哲學和社會的角度。在當今社會,隨著成像技術的飛速發展,現有的圖像數據層出不窮。各種機械化複制的視頻內容非常豐富,如廣告、電視等。視頻的數量與日俱增,與以印刷文化為中心的傳統文化不同,當代視覺文化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如今,人們對文化的感知更多地依賴於圖像數據。“攝影作為藝術”可以被視為一種思維方式,而這種思維方式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即攝影的出現只能被視為藝術史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攝影給當代文化帶來了不可忽視的影響,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因此,把“藝術就是攝影”作為一種思維視角,是一種不可避免的文化現象。同時,“攝影作為一門藝術”也是一個不容忽視的角度。在今天的曆史發展趨勢中,兩者是密切相關的,但它們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從表面上看,它只是一個簡單的詞位替換,但有本質的區別。明確“藝術與攝影”與“攝影與藝術”的區別是非常必要的。同時,科學辯證地看待它是非常必要的。

從“作為攝影的藝術”到“作為藝術的攝影”的發展,是對攝影工具功能的更深層次的挖掘。僅從攝影的角度來看,這種發展不值一提,因為攝影工具的工作就是攝影。就藝術而言,這種發展經曆了質的飛躍,這種變化極大地改變了現有的藝術模式。在新的藝術格局中,攝影占據了主流地位。另一方面,繪畫被進一步削弱了。

根據上述研究,有必要清醒地認識到“攝影作為藝術”與“藝術作為攝影”之間的轉換並不是簡單的文字替代。這種看似簡單的變革將導致攝影理論領域的革命性變革,同時也將給攝影的具體實踐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如何真正理解這兩個概念的內涵,把握其實質,是研究這兩個概念的核心。簡單的詞語替換後,原來的意思不再保留,替換前後產生的社會意義也有很大的不同。這一點需要進一步討論,以便為未來攝影和藝術的發展做出貢獻。